医理独特的哈萨克族医药

哈萨克民族简称“哈族”,是我国古老的少数民族之一。哈萨克族医药是通过生产斗争、科学实践逐渐积累和发展起来的预防、诊断、治疗、研究各种疾病的经验医学科学,是哈萨克族人民悠久而宝贵的遗产,也是祖国医学宝库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

历史沿革

据史料记载公元前1500年至1240年间,哈萨克民族创造了六项新的医学研究。分别是:

“人体之基础”是腺体 被哈萨克医学家称之为“人体之基础”的“腺体”在公元前1500年起开始被研究,在后来的距今600年前的哈萨克医圣乌太波依达克在其巨著《奇帕格尔巴彦》也记载有“人体之鼻祖——腺体,千万不能食用腺体”这样的语句,至今哈萨克民间流行着不吃肉里的腺体的习俗。

在哈萨克历史中首次研究腺体的人叫波肯,他在公元前1500年间首次提出了关于人体腺体的观点。历史记载中第二次研究腺体学说的医学家就是乌太波依达克(在这期间,也许有很多人研究过该科学,但没有明确的记载),他认为罕苏勒(血液)和别孜苏勒(腺体液)是机体苏勒(体液)的根源。

“母体之基础”是脐 在阿勒班时代,即公元前1480年间,哈萨克医学家格勒斯提出“母体之基础——脐”这一观点,他认为男女生殖苏勒交合后新生命成长的过程都是靠脐带传输的营养来维持的,所以说最初为母体发挥其母性特征奠定基础的物质是脐带。

“能量的基础”是食物 公元前1360年间,名叫加尔哈克的医学家提出“能量的基础是食物”这一观点,认为食物是人体的阿尔哈吾,哈萨克语阿尔哈吾指胡瓦特,即气、功能、能量。

“塔特木(即味)”之鼻祖是盐 公元前1330年间,哈萨克族医学家达纳提出了“塔特木(即味)之鼻祖是盐”这一观点,当时他认为构成人体的物质当中盐起着很重要的作用。这一观点也与现代研究相吻合,若人体缺少盐的话,将会产生一系列病理症状。

“亲睦之前提”是血 生活于公元前1300年间名叫阿纳克的哈萨克族医学家提出了“亲睦之前提是血”这一观点,认为血液是亲缘关系的基础,是维持人体正常生理状态的前提。

六元学说 公元前1270年间,哈萨克医学家波旦提出了“莫斯(三脚架,古时哈萨克民族用来支撑烧水用器皿的支架,此指稳固的基石)的存在才使火发挥了其作用(当时火象征着生命体)”,也就把稳固的三脚架比喻为了支撑生命体的力量。这一说法为后来乌太波衣达克提出的阿勒特突固尔(六元)学说奠定了基础。

特色医理

哈萨克先民在认识自然、适应自然、利用自然的过程中,将万物及人类的产生、发育、发展、灭亡等规律与自然现象紧密联系在一起,进行科学的辨证分析和阐述:认为人类生命的发展过程必定有一个特定的并且赖以立足生存的最基本的核心物质。最终将万物及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最基本本源归属于阿勒特突固尔(六元)中,即肯斯特克(天)、突热阿合(地)、加热合(明)、哈热昂合(暗)、苏俄合(寒)、俄斯特合(热)。同时运用阿勒特突固尔学说(六元学说)来解释人体的生理现象、病理变化。在疾病的诊断、鉴别诊断、治疗、护理、预防、养生等方面与自然界气候的变化、季节的更替、时辰的转换、十二属相异同、聚居区域的不同、社会环境的区别等紧密地联系起来,充分体现了生态整体观念,说明了人体内、外环境的统一性,从而演绎出了哈萨克医学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哈萨克医学理论体系包括“阿勒特突固尔”(六元)学说、“吾孜叶克- 科孜叶克”(阴阳)学说、“热阿依”(气候)学说、“阿勒玛斯木”(循环)学说、“苏勒”(体液)学说、“胡瓦特”(气、能量)学说、“斯尔哈特色别普克尔列日”(病因)学说、“牡雪列尔”(脏器)学说、“托尔拉斯罕肯斯提克”(脉络空间)学说、“比体斯德克萨帕”(体质)学说等。

哈萨克民族将药物学称作“达日木扎尔瓦特”,达日木扎日瓦特有着其独特的塔特木(味)分六类,叶孜勒木(作用于人体的寒热属性)、热阿依、吾孜叶克-科孜叶克、阿勒特突固尔、达日木道(意指炮制)、达日木得克明孜木(药物剂量)等方面的属性及分类方法。

由于受历史上宗教封建迷信的影响,哈萨克族医将从事诊疗的人员分为波勒加合什(预测者)和达日木道什(诊治者、治疗者)两种。其中把运用宗教迷信的观点和方法来预测人类的前景、疾病的发生发展及预后转归的人员总称为波勒加合什,并分为如巫医、巫婆等9种类别;而把运用医学知识对人类疾病的发生、发展、转归进行诊治的人员总称为达日木道什,并以其医疗技术的高低和专长分为圣医、高级医、中级医、骨科医、伤科医、妇科医等15种类别。

用药特色

中国的哈萨克民族主要聚居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是新疆的水资源非常丰富的地区。丰富的土壤资源及充裕的光照时间,孕育了特有的植物种群,创造了新疆北部丰富的药用植物资源,这些药用植物种类和其他省区有很大差异,有些品种是在其他地区很难见到的。阿勒泰地区仍保持着原始的生态环境,其中阿勒泰别克生、金莲花、红景天、黑槌虫草、新疆赤芍、阿尔泰瑞香、大芸、多种阿魏、阿里红、骆驼蓬、一枝蒿、鹿草等都是哈萨克民间医生喜用的常用药材。

哈萨克药自古口耳相传,大多数单验方在民间流行很久,为人们所习用。哈萨克药不仅对常见病、多发病有很好的疗效,对一些特殊病症也有独到疗效。这些哈医药原材料都来自阿尔泰山的野生草药,经过加工炮制,采用水煮提取有效成分,制成各种剂型。哈医制剂室始建于1996年,是自治区唯一配置哈萨克药的制剂室,有近200种哈萨克药古方、单味方和效果较好的80余种哈萨克药在临床使用,如批量生产的复方科叶乐颗粒、复方祖桑颗粒、克纳依胶囊、塔斯玛依膏、柯孜木克颗粒、吾孜德克颗粒、哈斯日哈克胶囊、沙日嘎乐达克胶囊等制剂。

优势病种

在哈萨克医布拉吾(药浴)技术、各类哈药外敷技术、哈医熏蒸等技术基础上,研究筛选的哈医放血治疗高血压、慢性咽炎技术、合孜德尔麻技术治疗巧尔布恩、乌特热玛技术治疗阴道炎、沐西帖克布拉吾技术治疗高血压、高血脂等24种哈萨克医适宜技术用于临床。2011年初哈萨克医整骨“柳木夹板及临床应用技术”获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适宜技术筛选推广项目。2013年哈医塔斯玛依恰普塔勒格治疗宫颈糜烂临床研究获得地区知识产权局科研项目。

特色技术

哈萨克医传统正骨(握塔什勒克)技术 握塔什勒克(哈萨克医骨伤学)诊疗方法与技术方法规范以哈萨克医阿勒特突固尔、加孜木得克、吾什克得克等学说为理论基础,以哈萨克医骨伤六诊八法为辨病手段的传统正骨法。经过多年的临床实践,对陈旧性骨折畸形愈合及关节脱位的正骨治疗,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该疗法选用各种哈萨克医灭尔特克正骨复位法,将骨折牵拉复位后,采用灭尔特克夹板、压垫、缠带固定的方法,治愈骨折的病人。医院对四肢骨折的灭尔特克夹板固定,小儿肱骨髁上骨折的复位固定,小儿先天性髋关节脱位的复位固定都有独特的诊疗经验。

合孜得热麻技术 合孜得热麻疗法是药物通过抑制斯孜纳,使克叶普肯胡孜纳功能好转、阿勒玛斯木(循环)改善、膝关节妥哈勒克苏勒(液)增加、关节斯勒特尔格(滑膜)弹性恢复。其方法是将哈医传统外敷贴贴在病变部位上,治疗腰腿痛、腰椎及关节退行性变、腰痛、坐骨神经痛、马尾神经受压综合征、间断性跛行及各关节的疼痛和活动受限。此法简单、容易掌握、易操作、药源丰富、经济价廉、适应证广、疗效显著。此法不用内服,只需外敷,无毒副作用,使用安全。

索孜得热格技术 索孜得热格技术是哈萨克医传统诊疗技术,是对别勒特克铁吾勒克(腰椎间盘突出症)施行撕勒克灭克铁吾(提)、 勒合特帕(折)、加特合孜勒克索孜勒格(伸)、合尔拉吾(旋)、捂孜撇克(端)、苏孜么道(断)等手法进行治疗。常采取绝对卧床的基础上施行持续牵引、理疗、推拿、皮质激素硬膜外注射、髓核化学溶解法等,对病情较重者施行经皮髓核切吸术等手术治疗。

针刺放血(汗达勒玛)技术 哈萨克医放血疗法始于伊本塞那时代,若人体气血脏腑功能失调,则恶血不去,涌至头等部位,而出现头痛(或血压升高)。用特制的放血工具,借助火罐在特定的部位叩刺,放血疗法使用得当对人体无损害,又减少某些药物对人体的毒副作用,可谓天然疗法。放血量的多少,要根据患者体质状况或病情而定,放血后用哈医配方加羊肉汤进行补养。适用于原发性和继发性高血压病患者。

哈萨克医舌下放血治疗慢性咽喉炎,采用三棱针或5毫升注射器,将患者舌下两条静脉刺破,使其流出一定量的血液。适用于急慢性咽喉炎、咽干、咽痒、咽部异物感消失。

沐什帖克(足浴)技术 应用合叶子、侧柏叶等草药经合理配方,适当用量,规范煎煮后盛于没膝的高桶中。先以其蒸气熏足底,足底有丰富的穴位,经打通穴位通道,待温度适宜时将双足浸泡药液中。肌肤腠理疏张,循经脉上呈疏布全身,以达到活血通络、调和气血、去除病邪、清除恶血等作用,从而起到降压解毒改善微循环的作用。

库木布拉吾技术 运用库木布拉吾技术治疗盆腔炎可增加盆腔组织的血液循环,起到活血化瘀、软坚散结、散寒止痛的作用。用外敷腾药法从患者腹部配合治疗,则疗效更佳。外敷药方以阿魏根、连翘、防风等本地草药为主。用以改善组织的营养状况,提高新陈代谢,消肿止痛。

新生儿马依斯拉吾护理技术(新生儿油浴) 盐水沐浴及精炼绵羊油抚触新生儿,自古被哈萨克族人应用于健康新生儿护理中。

哈医小儿刺血疗法(切特别) 哈萨克医“切特别”是用尖头手术刀片点刺小儿腹部的瘀血点,从而促进患儿血液循环,改善消化系统功能及呼吸系统功能,提高机体免疫力。具有简便廉验、安全可靠、疗效显著、无副作用等特点。

塔尔多尔巴(塔尔米袋)预防褥疮的护理技术 为治疗或护理褥疮,哈萨克医医院研究改进而研制塔尔多尔巴用于长期卧床病人,预防褥疮的发生。

发展概况

2014年哈萨克医药顺利通过国家审核,已公布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目录。2009年以哈萨克民族传统医学古籍著作《齐帕格尔巴彦》内容为主体负责编写《哈萨克医学概论》,汉、哈两种文字编写完成并出版,是收集整理哈萨克医药古籍文献资料中产生的第一部书摘。2010年国家民族医药文献整理项目两项,编写《哈萨克医学基础理论》和《哈萨克医诊断学》两部书,为建立哈萨克医学理论体系和哈萨克医学辨证论治疾病知识归入同一渠道奠定牢固的基础。编著完成的《哈萨克医药学选粹》(齐帕格尔勒克赤忎)上下两部经典著作,获2014年中国民族医药学会学术著作奖二等奖。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