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民族文化支撑 阿克塞旅游业难以为继

来自酒泉日报

“抛起来的篮球没人接”

“当县政府把旅游这只篮球抛起来后,没有人接。”阿克塞德润文化旅游传媒有限公司负责人牛海说。

“抛起来的篮球没人接”,成了阿克塞县几个正在搞旅游业人士的共同话题。为什么没有人接?是过于沉重,还是脚跟不稳呢?

牛海从旅游商品开发作了分析:目前阿克塞的民间刺绣,仍以家庭作坊式的生产为主,其大红大绿的色彩搭配,让游客难以接受。如果想让民族服饰、民间刺绣走出去,让更多外地游客接受,色彩搭配、款式设计等都需要重新思考。一心想在旅游业中融入哈萨克族民族文化的牛海,由此踏上了考察之路。

    麻袋上绣花,底子太差。牛海说:“就阿克塞本地来说,搞民间刺绣首先缺绘画人才,其次没有形成工厂化的流水线,家庭作坊标准不一、质量不一,产品档次难以赢得游客认同。”

阿克塞县旅游局局长许兰新提到民间刺绣时说,阿克塞县没有民族刺绣品、工艺品的销售点,形不成规模,且种类单一,档次低,价格高,难以满足游客需求。旅游系统也不完整,目前只能解决吃、住、行问题,且饮食服务企业、宾馆服务企业规模小,竞争力弱,层次低,缺乏软、硬件标准化建设的领军企业和具有阿克塞县民族特色的知名品牌,旺季时接待能力明显不足。同时,阿克塞县缺乏旅游综合服务方面的经营管理人才,特别是景区景点的管理人员、旅游项目的经营人员以及高水平的歌舞编导和民族刺绣品、工艺品及民族服饰的高级设计人员。此外,旅游管理体制不顺。涉旅单位的项目开发建设缺乏统一的组织、协调和管理,旅游管理部门职能有限。

   “阿克塞县境内的景区景点,没有一家属于旅游局管理。”许兰新无奈地说。

  “没有哈萨克族文化的支撑,阿克塞县发展旅游产业难以为继,不能长久。”牛海说。

“阳光产业”如何培育?

阿克塞县自然景观资源和人文旅游资源具有很大的互补性,整合、开发的空间很大。近年来,阿克塞县先后投资7000多万元,相继开发建设了苏干湖景区、民族风情园、金山湖水上乐园、赛马场、哈萨克民俗博物馆、野生动植物生态园、游客服务中心等一批旅游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使阿克塞县旅游景点从无到有,从点到面,形成了独立的旅游体系,为民族旅游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阿克塞县在建筑中注重融入哈萨克族特色羊角图等元素,第一时间抓住游客眼球。在县城主要街道增设了流动公厕,在景区(点)建设固定公厕,并对现有景点的道路、停车场、环卫等基础设施进行补充和完善,旅游业发展正由边缘经济向主导经济迈进。

近几年,阿克塞县研究制定了民族旅游业整体包装推介的宣传促销计划,把过去单一型、分散型的宣传促销,转变为综合型、整体型的宣传促销,将招商引资、对外友好、会展节庆等活动与旅游宣传有机结合,塑造了特色独具的旅游目的地形象。在城市出入口、交通主干道、车站、宾馆等窗口单位,免费设置旅游公益广告,发放宣传品,通过自行组团宣传、借助周边城市团队宣传等方式,在省内外重点城市开展宣传促销活动。县旅游局派人参加各类旅游推介会、旅游交易会,宣传推介阿克塞县的精品旅游线路和重点旅游景区,加强了与旅游客源地的行业主管部门、旅行社及中介机构的合作交流,实施互为旅游目的地的营销推广措施。

近十年来,民族风情园着力推出了民族文化历史、民族衍生迁徙、民族生产生活、民族歌舞演示等游客参与互动项目;金山湖水上乐园开展了水上休闲娱乐、民族风味烧烤、儿童游乐等娱乐项目;野生动植物生态园开展了人工狩猎、野生动物观赏、沙漠赛车、沙漠骑驼等旅游活动项目;苏干湖、海子草原和柳城子旅游度假村积极开展了水上娱乐、草原牧场观光、骑马自助游、体验牧民生活等旅游项目;赛马场购置马匹,成立了马术表演队,开展赛马、赛驼、“姑娘追”、“叼羊”等表演活动。

“让游客观看一次赛马比赛,品尝一下风味食品,欣赏一场歌舞表演,感受一回民族风情。”许兰新说。

“我想做属于自己的事业”

一块块粗糙的原石,在机器和手工的精雕细琢下,变成了光彩四溢的圆润珠玉。从喜欢石头到开发阿克塞县本地的玉石产业,阿克塞县阿拜哈萨克族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哈里别克有了新的感受:石头能净化人的心灵。

自从搞起阿克塞玉石产业、开起楼兰美食餐馆后,哈里别克得知,阿克塞县地理位置非常独特,县城处于青海——敦煌旅游大环线圈内,散客非常多。于是,他和几个朋友商议,合伙申报了阿克塞县阿拜哈萨克族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以阿拜沙滩基地建设项目为主体,购置了沙漠吉普车、摩托车、马队和骆驼队,考察开辟了真人GS俱乐部、马术表演、骆驼赛、哈萨克族特色炕锅肉美食等几十种文化娱乐项目。

“我希望政府部门能够为我们搞好水、电、路这些基础设施,并简化审批手续。”哈里别克说。

2010年起,阿克塞县财政每年安排400万元旅游发展专项资金,用于完善重点旅游建设项目、景区活动内容开展、旅游商品开发、旅游宣传促销、专业人才培养等。同时制定优惠措施,调动社会各方力量兴办旅游的积极性,引导和鼓励各种经济成分参与景区和酒店、文化娱乐场所、旅游购物商场等的开发建设和投资经营。同时允许对旅游景区实行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采取拍卖、转让、租赁、资产拆股等方式,吸引各类社会资金投入旅游业的发展。

“我想做属于自己的事业。阿克塞县发展旅游产业,要让游客体验到独特的哈萨克族文化,比如阿肯弹唱等,这样才能吸引游客。”哈里别克说。

“抛起来的篮球如何落地”

无疑,这需要政府搭建一个平台。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哈萨克族文化与阿克塞县的旅游产业融合还存在困难。

文化旅游产品没能突出民族风格和民族文化特色,现有的民俗旅游多停留在餐饮娱乐住宿等层次上,活动项目单一;旅游商品市场的开发和生产几乎空白,出售的民族刺绣品、工艺品数目品种较少,不能满足游客的多样化需求。虽然本地生产的肉类、奶制品类食品体现了阿克塞县的民族特色,但因其容易变质及携带不便等,也未能形成较大的经济效益,使得阿克塞县丧失了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没有充分利用好旅游经济带来的关联效应。

“阿克塞县旅游业人才缺乏这一问题尤为突出,从业人员队伍整体素质不高、经验不足、管理粗放、服务质量不到位。”许兰新说,目前,阿克塞县旅游业面临导游人员严重缺乏的现状。

抛起来的篮球要落地,这是一个新的课题,也是阿克塞县文化旅游融合的破题之处和使命所在。

“我有一个设想,就是在阿拜沙滩基地,把反映阿克塞哈萨克族变迁的历史与文化,以话剧的艺术形式展示给游客。”哈里别克说。他已经和外地的一家企业进行了联系,并得到了支持。

    记者在《丝绸之路经济带背景下阿克塞县哈萨克草原文化旅游发展特点和思路对策研究》一文中看到,未来,阿克塞县旅游将以高端度假旅游、户外特种旅游为主要发展方向,形成高原荒漠深度体验度假旅游、高原户外特种旅游的品牌形象。以创建“阿尔金山户外体验旅游区”为目标,以“文化敦煌游,壮美阿尔金”的差异化发展路径融入敦煌旅游圈,成为敦煌文化旅游产品的互补产品,突出阿尔金山的视觉冲击力。以“阿尔金山”作为阿克塞县旅游宣传的概念核心,形成阿克塞县整体旅游意向,既突出高原荒漠湖泊景观组合丰度特征,以原始自然景观的冲击力抓住游客向往自然的旅游动机,又通过“文化敦煌游,壮美阿尔金”来统摄全县旅游资源、产品。

“最终建成哈萨克民族传统文化活态传承示范区,争取国家在传统文化保护方面的政策支持。这是我们的目标。”许兰新说。  酒泉日报

说点什么

您将是第一位评论人!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