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山骑马勘定阿克塞边界

艾努瓦尔 著

半个世纪以来,在阿克塞县,流传着国务院内务部部长曾山同志登上哈尔腾托逊堡山顶,骑马为阿克塞勘察边界的故事。曾山同志不仅为阿克塞正确处理了边界问题,更是带来了党的温暖,树立了老一辈领导人吃苦耐劳,一心一意为人民甘当公仆的共产党人本色形象,诠释了人民政府爱人民、为人民的典范作用。

同时,阿克塞县各族干部群众把曾山同志这种大无畏的精神和扎实的工作作风,应用到工作和生活中,大力发展各项事业,并且一代一代传下去。如今,已经相传了三代,相信还会代代相传。

边界起纠纷

1953年,阿克塞哈萨克族完全结束了漂泊不定的生活。国务院和西北局组织甘青新三省党政要人和有关部落头人在全国一些大中城市参观学习,沟通思想,认识全国大局,明确民族团结的重要性,并就无定居、无牧地、无生活资料的阿克塞哈萨克群众安置问题提到议事日程,进行酝酿。

1953年4月,一行人回到兰州,召开兰州会议,专门研究通过了关于《帮助安置哈萨克》的“53协议”,划定阿克塞哈萨克旧址界线,成功解决了一个民族历史性难题,体现了共产党的伟大和人民拥护党的事实,体现了各民族的团结友爱。

从此,阿克塞人民拥有了自己的生产生活区域,为建立民族区域自治打下了根基。

20世纪50年代后期,阿克塞经济建设从恢复和发展畜牧业,逐步扩大到发展民族贸易,繁荣生产经济等方面。在畜牧业方面,开始实行改良畜种、奖励增殖、设立兽医站、防止兽疫等措施;逐步开展人工草场建设,稳定牧民收入,提高生活水平;同时迅速开展民族贸易通商,设立银行,改善货币流通,改善牧民畜产品交易。

在阿克塞掀起群众性生产高潮的时候,由于资源的开发利用,甘青边境出现了以资源开发权属为焦点的地方间的边界争端。青海茫崖农场又强行在阿克塞海子区域开垦种地,引起牧工之间的争执。1960年,甘、青两省有关部门不顾当地群众利益,否定“53协议”轻率地就边界问题提出了对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极为不利的协议方案,即《60具体方案》,极大地挫伤了当地哈萨克族群众的积极性,甚至有人对“53协议”的真实性抱有怀疑态度,对民族团结、发展生产起到了消极作用,引起哈萨克牧民的强烈不满。

《方案》提出:“以1954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图上界线划分两省界线”,也就是当金山以南占阿克塞县面积三分之二的区域海子、哈尔腾地区划归青海省,并要求阿克塞在海子,哈尔腾地区的牧民和牲畜在1962年底前全部迁出,由甘肃省另行设法安置。如果按此办理,阿克塞的哈萨克几予没有放牧和生产的地方了。对阿克寒哈萨克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为此,众多的哈萨克牧民到省上甚至要去中央集体上访。

不久,阿克塞哈萨克族的申诉到了国务院内务部。时任内务部部长的曾山同志非常重视,亲自向国务院领导汇报。曾山同志认为,这是事关甘肃边界地区民族团结,维护稳定的大事,同时关系到十多年来所做的阿克塞哈萨克族实行社会主义改革成果能否得以巩固,“53协议”能否有效执行的重大问题。为此,得到国务院同意,由曾山同志负责解决此事。

表态稳民心

1962年6月26日,曾山同志和国家民委副主任谢鹤筹、西北局统战部长常黎夫等同志组成工作组,重新调查处理甘、青边界问题。

7月4日至10月,曾山同志与谢鹤筹、常黎夫同志组织甘青两省负责人和有关边界县市的领导,首先在西安召开边界问题座谈会,传达国务院有关甘青边界问题的原则意见,统一思想,达成较一致的意见。阿克塞县参加座谈会并汇报边界工作的领导是时任县委副书记的木斯他法和民政局长李树森同志。

会后,曾山同志接见阿克塞县代表,并给他们做工作,让他们相信党中央,相信国务院,会把问题处理好.并要求认真做好阿克塞哈萨克族干部群众的思想工作,不要影响正常的生产活动,不准有什么过激行动,具体界线等工作组到现场勘查完再确定。

阿克塞县代表心里有些底了,深表感谢,并表示积极配合中央工作组,做好群众的安抚工作,保证不出现不稳定现象。

1962年7月11日,工作组向西北局书记处写了《关于解决甘青海两省边界问题座谈会情况的汇报提纲》(简称《62汇报提纲》)提出了解决甘青边界问题的原则、意见和措施办法。《62汇报提纲》严肃指出:“根据甘青同志反映,与会同志一致认为,近几年甘青两省解决边界问题的指导思想是有错误的,不是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坚持有利于民族团结、有利于发展生产的原则通过民主协商,本着互助、互谅、互让的精神,实事求是、公平合理的解决纠纷,而是违背了中央这一方针,以致纠纷不能解决,甚至加深扩大,造成恶果。大家致认为,这种教训是沉痛的,应当很好吸取。”还提出了解决问题的总要求:“要从实际出发,不机械地按地图划界,要兼顾历史和现实,公平合理地、实事求是地解决问题。”

西安边界问题座谈会后,甘青边界问题工作组分两个组,分头奔赴西面边界和南面边界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

骑马勘边界

曾山同志亲自率一组30人到阿克塞高原牧区,受到阿克塞各族各界群众的欢迎。曾山同志当时已经是63岁高龄,高高的个子,方脸,眼睛明亮有神,一幅军人风姿,干练整洁,说话简洁明了,态度和蔼客气。他对人的态度和处事,使人感到分外亲切。当年随他勘界的木斯他法回忆说:“(他)能给人全身心的信任感和安全感,同他在一起是一种幸福的感觉,一种快乐的感觉。”

为了掌握当地实际情况和第一手资料,曾山先坐车到海子,然后徒步走村串户,深入牧民毡房,与牧民群众促膝交谈,走访各民族群众,召集党政干部召开座谈会,详细了解哈萨克民族定居和放牧情况。然后到哈尔腾托逊堡地区,实地查看甘青边界实况、边界线的走向、双方群众生产生活、区域的分布等。

哈尔腾托逊堡区域海拔4700米,横跨东西边界,南为青海,北为甘肃阿克塞,高山区域长年封雪,是阿克塞建设乡哈尔腾村的夏季牧场。最让阿克塞哈萨克族群众感动的是,曾山同志不顾自己年纪大和哈尔腾地区高寒缺氧等严酷环境的威胁,骑马行程数百公里,一个点一个点的踏勘,一户一户慰问。有时候,高山反应会使他脸色青白,直流鼻血,他就躺在草地上,用冰雪块敷一会天门盖,稍休息一下,再骑马赶往另一座山头。每天中午赶不到宿营地,只好在有水的山沟里野炊,烧一壶青茶,吃一些干肉和干囊,就算吃了午饭。由于高海拔地区紫外线强,不少年轻同志脸被烧伤,艰难地跟随队伍。曾山同志一面赶路,一面问情况,查看地图,地图上标记录,忙个不停。晚上住毡房,在手电筒和蜡烛灯下整理资料,编写报告。

维持《53协议》

经过充分调查研究,曾山同志于1962年7月24日至8月23日,在兰州再次召开了甘青边界座谈会。同甘青两省及酒泉、武威、海西、海北四个地州和阿克塞、德令卡等县市的负责同志,就边界问题进行了充分的民主协商。

曾山同志站在全局的高度,指出:解决甘青边界问题,要坚持贯彻有利于民族团结、有利于恢复和发展的原则,本着互助、互谅、互让的精神,通过群众路线、周密调查、民主协商的办法进行解决。要坚决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必须十分注意各民族的团结问题,尊重少数民族群众的意见和愿望。

他要求:要解决问题,有利于团结的话就说,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说,有利于解决问题的事就做,不利于解决问题的事就不做。他反复强调:边界问题是一个敏感的重大问题,必须谨慎对待。必须通过边界问题的正确处理,进一步巩固各民族人民的友爱与互助,不能制造新的矛盾问题。

经过历时近一个月时间,反复十多次协商讨论,最后大家统一了思想一致肯定了最初《53协议》的正确性和原则性,并确定:阿克塞的边界问题,要继续贯彻执行1953年4月3日甘青新边境各民族代表关于加强民族团结安置边境哈萨克族的协议意见,废除1960年1月16日甘青两省关于贯彻执行1959年6月15日甘肃、青海两省边界问题协议方案。至此,历时三年的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具与青海方面的边界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从而避免了甘肃阿克塞哈萨克民族再次搬迁和动荡。

1953年甘青新三省关于安置哈萨克族区域的《53协议》和1962年曾山同志一行做出的关于《甘青边界继续贯彻执行1953年4月3日甘青新边境各族代表关于加强民族团结安置边境哈萨克的协议意见》,废除1960年1月16日甘青两省关于贯彻执行1959年6月15日甘肃、青海两省边界问题协议,成为阿克塞历史上的两个里程碑永远矗立在阿克塞各族人民心中。这两个里程碑在阿克塞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建立民族自治县,发展民族经济,维护边疆各民族团结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含泪忆曾山

曾山同志在哈尔腾托逊堡地区骑马勘察十二天。这十二天在历史的长河中是短短的一瞬间,在曾山同志的革命征途中只是一次平常的任务,然而在哈萨克族看来,却是共产党人品格的缩影和共产党人对人民群众态度的一次最真实的写照。

当时阿克塞县的条件极差,县委、县政府领导考虑曾山同志年事已高,来到阿克塞会水土不适应,再加上乡村生活条件更差,特意从邻近敦煌县买了一些饼干、点心和水果罐头等,供工作组同志充饥。曾山同志得知后风趣地问木斯他法同志:“你们在高海拔地区工作,有这样待遇就很好啊!”他带头硬是不吃,把这些好吃的东西分给牧民群众的孩子。

木斯他法回忆说:“曾山同志不愧是我党扛过枪、打过仗的前辈,在共产党人面前,没有什么困难可言,勇往直前是共产党人的本色为人民极端负责是共产党人的宗旨。曾山同志是我永远的老师和指路人。”

木斯他法同志后来当上县长、县人大主任,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诺言,坚持用曾山等革命前辈的事迹教育各族干部,一直践行自己坚定的信念,在阿克塞县汉哈干部群众中留下了崇高的威望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感人事迹。

一些陪同曾山同志勘察边界的老干部、老牧民回想起当年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谈到当年和曾山同志相处的日子,不少人都会激动得热泪盈眶。

给曾山同志看马带路的毛里达胡马尔老人回忆那段和曾山同志一起勘界的情形,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他说:“勘界到后期,到了哈尔腾托逊堡最险要的地段,那里地势陡峭,石峰重叠。我怕马失蹄有什么闪失,就步行牵着曾山同志骑的马,以防万ー。他看出我的用意,自己下马步行走一段,还饶有兴趣地说哈尔腾这个地方真是锻炼人的好地方,你给我更多的机会,让我好好锻炼锻炼吧!”

毛里达胡马尔老人激动地说“曾山部长是从中央来的高级干部他跟我们一起住毡房、喝奶茶,向我们问寒问暖,细心听取当地政府和基层群众的意见,没有一点官架子,真是共产党的好干部。他充分体现了共产党人热爱人民,与人民同甘共苦共命运的高尚情操。”

毛里达胡马尔同志很长时间在该村当生产队长、村委会主任,直以曾山同志关心和爱护群众的精神激励和鞭策自己,处处为老百姓谋福利。至今,那里的牧民称他为“毛主任”。

给曾山同志当过翻译的夏勘老人回忆说:“曾山同志在终年积雪的托逊堡奔波了一天,已经爬到海拔4800米的高度。他脸色铁青、嘴唇干裂,两眼开始充血,呼气短促,连马鞍都坐不稳了。县上领导劝他休息一下,并劝地势险要太陡峭的地方就不要去了,可是他坚持说,抓紧时间赶路,地势再险要也得去,这是我们的责任。”

是啊!正是这种责任,才使情況明、问题清,执行政策坚决。正是这种责任,才使甘肃哈萨克有了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山山水水、牧场草原。阿克塞人民没有理由不积极投入到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阿克塞的战斗中去。从此,阿克塞人民不等待、不观望、不依赖,为把阿克塞建成富裕繁荣的家园而努力奋斗。

当时,农牧民劳动日值由原来的2.50元提高到3.80元,人均纯收人第一次突破千元大关,牧民生活明显改善,不少牧民开始有了可观的银行存款。普通百姓人均纯收人増加了40%,医保水平提高了,居住条件改善了,大大小小的变化,积累成实实在在的进步。

曾山同志不仅与阿克塞县哈萨克族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兄弟般的民族感情,更是给阿克塞县哈萨克族人民再一次送来了党的温暖关怀。从曾山同志身上,阿克塞干部群众目睹了党的领导干部那种吃苦耐劳、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全心全意为人民的革命精神;实事求是、密切联系群众,视人民群众为父母的优良作风。

曾山同志骑马勘边界,让我们进一步认识了共产党人,坚定了跟党走的决心。今天,我们再回忆起这段历史,总有说不完的感谢和报答不完的感恩!

今天的阿克塞人,不论是哈萨克族、汉族,还是其他民族,都是兄弟般团结,珍惜幸福生活。都将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各民族共同携起手来,团结一致,艰苦奋斗,励精图治,开拓进取为取得新的辉煌而努力!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