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先祖的曾经

《甘肃阿克塞记事》系列好文
 

艾努瓦尔    著

一个人的好名声并不是一时半会儿的战功或利用旁门左道钻营而来,而是用一辈子光阴立德修身赢得的。

若提起一位哈萨克的世纪古人,中国的哈萨克一定人人知晓,个个仰慕。之所以会如此,就是因为他是个良贤圣人,他不仅是一位英雄,他还带出了一个风清气正,令人羡慕的大家族,变成中国的哈萨克中一大部落——克列依部族建铁凯部落的“号令”和旗手。他,就是我们的部族长、祖师爷夏哈巴依,而他距今已有330年。

夏哈巴依系建铁凯部落叶森泰之子,据说他生得身材高大魁梧,两眼炯炯有神,雄赳赳,气昂昂,是一个有真情、有性格的人。而且他是一位身肩重任,胸怀大志,德高望重的部族首领之一。

他出生于阿尔泰山脉,叶尔特斯河畔的Ah yieh(寓意高贵之人)。他生活的年代约1688-1788年,跨两国三地区,即今天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斋桑湖区域和我国阿勒泰、塔尔巴哈台地区。这个年代正好处在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到清乾隆四十二年(1780年)间,迭经三朝,整整历经70年。在中国内地来说,这一段时间被誉为“康乾盛世”,社会总体安定,人们生活也比较富庶,是封建时代最后的辉煌。而夏哈巴依和他的部族远在祖国的西北边疆,他在这个时期里却基本上是在战乱中度过的。

明末清初,蒙古卫拉特部族中的准噶尔部落势力范围不断扩大,准噶尔首领噶尔丹在康熙年间受师父西藏的达赖五世挑拨,在吴三桂反清失败后也起了割据西北的野心。此时,沙皇俄国正是疯狂向东方扩张的时期。在雅克萨之战(1685-1688)中,俄国人被清军击败,但他们并不甘心在远东地区野心的受挫,转而谋划蚕食中国西北的罪恶目的,并对噶尔丹进行拉拢引诱,策动他叛乱。

在沙皇俄国的唆使下,1688年,噶尔丹发动了一场旨在分裂祖国的叛乱。他亲率骑兵,对广袤的哈萨克地区实施了野蛮的抢杀,掠夺、诱捕等手段,搅得哈萨克等民族家破人亡,牲畜耗尽,逼迫让大批哈萨克人背井离乡,过着漫长的流亡生活。民族历史上将这一段叫作“灾难之旅”。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噶尔丹率兵3万,自伊犁东进,越过杭爱山,占领整个漠北喀尔喀地区。走投无路的当地蒙古族、哈萨克族等部族向清廷告急,请求保护。康熙皇帝自知事态极为严峻,义无反顾两次亲征,给叛乱分子以致命的打击,并安抚居无定所的各族百姓。由于清军入关以后,曾经十分强大的八旗铁骑已经养尊处优,战事均以绿营汉人步军为主,这一次出征战线太长,并带有笨重的火炮,行动和给养都很困难,而噶尔丹的蒙古骑兵行动敏捷,屡败屡犯,分裂叛乱之心不死。在噶尔丹死后,战乱仍然持续了几十年,直到乾隆中期才彻底平定。

清朝三代皇帝平定西北准噶尔叛乱之战是一次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的正义战争。这一长达一个世纪的分裂叛乱战争直接殃及西北各族的百姓生活,也激起各个民族极大的愤慨。哈萨克族世代生产生活的地方被准噶尔部侵占,哈萨克族更是义愤填膺,积极配合清军打击侵略者和叛乱者。当时,出现了赫赫有名的阿布来汗国,凝聚哈萨克力量,同仇敌忾,率部与叛军决一死战。其中,哈萨克部族中出现了夏哈巴依巴特尔(巴特尔指英雄),贾尼别克巴特尔,哈班巴依巴特尔,巴依塔依拉克巴特尔等等。

夏哈巴依十二三岁就骑马射箭,练习鞭棍,表现出与众不同的胆略和气概。他十三岁时带母亲到舅舅家,在返回途中遭遇劫匪数十人的攻击。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少年夏哈巴依急中生智,先让母亲走开,脱离危险,然后他把劫匪引到一个狭长谷地,一边佯装逃跑,一边用鞭棍一个个击倒追匪。后面只剩三人,一看架势不对便落荒而逃。夏哈巴依故意呼喊自己的名字追匪一程,并告诉劫匪“我是建铁凯部落的夏哈巴依,告诉你们的部落长,让他给你们劫匪收尸”。从此,夏哈巴依小有名气,周围劫匪,强盗不敢轻易妄动,一方有了安宁生活,受到部族的重用。

长到十五岁,夏哈巴依已经是部族中的佼佼者,摔跤、搏斗、对决、射箭、举剑、马术,样样精通,具备过人的胆识,部族人喜爱,敌人闻风丧胆。

夏哈巴依十八岁就统帅千军万马,已经是打击准噶尔叛乱的主力军。他同贾尼别克巴特尔作为清军的左邻,与叛军进行殊死战斗。

有一天,叛军首领与夏哈巴依单兵挑战,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拼杀劈斗。

叛军首领起初并没有将哈萨克士兵放在眼里,上场便挥刀猛劈,想速战速决,几个回合便使之在无力招架败下阵来。叛军首领恼羞成怒,特邀哈萨克首领对决。夏哈巴依毫无怯色,长剑在手,进退攻防有序,剑剑生风,并无破绽露出。叛军首领后悔自己轻敌,便一刀比一刀狠地直取对手要害。夏哈巴依在几番拼斗中使出平时练就的精湛剑术,剑剑化解叛匪的险招,并使其在防守中阵脚不稳,穷追猛刺,一剑直抵叛匪首领的心窝……。霎时,哈萨克士兵四处呐喊夏哈巴依的名字,冲进敌群。匪兵溃不成军,仓皇逃命。从此,夏哈巴依的名声大噪,号令声越发越响。

夏哈巴依在长期平息叛乱战役中总结出了很多战术,个人也具备了独特的作战方式。这种方式,按现代人讲就是“果敢”、“勇猛”,在战场上勇猛绝伦,无人能比,他剑锋所指,横扫叛匪,总是身先士卒,一往无前,浑身充满必胜的英雄气概。而他的士兵将“夏哈巴依”视作精神动力,每一次出战,大家都不约而同高呼“夏哈巴依”的名字,在冲锋陷阵时,犹如狮虎勃发,用一股顽强的气势压倒敌人,使敌人节节败退。多少次面对绝境,他都是无所畏惧,一马当先,独身冲入敌群,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格斗拼刺,身上全是血——既有敌人的血,也有自己的血,从不退缩。他多少次冲进敌阵营,在屠刀下救出自己的战友和友军将领。

他就是这样一位为民族和疆土舍生忘死,洒血流汗,百战沙场的战神,威震四方的旗手。从此,他的名字传遍整个西部边陲,和清军一道消灭了准噶尔贵族分裂势力,挫败了沙俄企图入侵西北的阴谋,为维护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安宁立下了不朽功勋。他的功绩超越了那个时代,他的名字至今仍然飞扬在大疆山川,引发了无数后人的尊重和爱戴。

据老人们讲,有人曾问夏哈巴依:“您在战场非凡无比,您的胆略来自哪里?”他回答:“首先来自祖先的英灵,他们促使我给百姓一个安宁和美满的生活,不受强盗贼寇的蹂躏;二是我背后有着茂密森林般的群众的支持,他们给我勇气和决心”。家乡的蓝天和大地让他胸怀开阔,人民给了他智慧和力量,社会教会他做人做事。他热爱这片蓝天白云,热爱这里高天厚土和父老兄弟姐妹。

夏哈巴依先祖有很多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让人感动与钦佩,很多民间流传的故事对我们后代完善人生大有裨益。我们的祖师爷不但是威严四射的战将,也是体贴民情,抚恤百姓,与智者为伍,善者同行的人。后来这四句话成了我们部族的祖训,并逐渐形成以德立世的家风。

在他的一生中,除了战事之外,还有许多事迹让人铭记。夏哈巴依经常巡视四方,体察民情疾苦。

有一天,他在巡查路上忽然遇见一位衣衫褴褛的人伸手向他们乞讨。一个随从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答应给他10只羊,以解救困境。这时,夏哈巴依微笑着点点头,对随从说:“你做到了善的一半,一半还没有做呢。”随从没有明白意思。夏哈巴依告诉他,哈萨克人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乞讨,眼下你只解决了一个人的生存问题,这显然很重要,但由于战乱,草原上挨饿受冻的人还有很多,他们的问题尚未解决。这一下令随从警醒,动员全部落给所有生活困难的人接济捐助,很多贫困人家较好地度过了困境,做到了“善的另一面”,部落人将此为习惯,无时无刻学善、行善。

还有一次,手下人到树林里伐木制作毡房杆子,夏哈巴依看到砍伐回来的木条都是长了一两年的树苗,感到非常惋惜,就立即派人补种树苗,恢复那里的生态,并告诫手下人,“对草木的保护也是善举,善就是对万事万物的敬畏,就是对生命的敬畏,是人生的另一种善。”从而部落人在纳吾热孜月(阳历三月)主动掏泉眼,引水源,就近种树种草,并一代代传承,将开春时节纳吾热孜成为了整个哈萨克民族的传统节日,家家户户迎新春,烧煮米粥年饭,开挖泉眼,种树种草,恢复生态,大家欢天喜地,换来一派喜庆与生机。

夏哈巴依他身上蓄积了古代伟人的智慧、品德、襟抱和修养,无不为人敬重。夏哈巴依的号令声也传播了两百多年,至今还在延续和推崇,在哈萨克斯坦就有地名、山名是以他的名字命名。在如今的和平时代,新疆的哈萨克族居住区也将他的名字作为各种赛事活动的助威号令,响彻赛场,鼓舞运动健将的斗志,凝聚团队力量,激活取胜的信心。实践证明,这道号令是一种文化状态,是勇往直前的精神力量,也是做人做事的祖训,它特有的人生感悟对后人有着新的启迪意义。

据后人考证,夏哈巴依是在哈萨克斯坦东哈萨克斯坦州阿合苏阿提县扩克吉热阿吾勒(自然村)“夏哈巴依山”脚下,在阿尔泰山的北坡与世长辞,享年90岁。他的墓室修在那里,至今保存完好。在当时来讲,墓室修的非常宏伟壮观,高约3米,长约10米,墙厚约200公分,用马鬃尾毛和牛毛混合拌土制成。他头枕阿尔泰山北坡,眼望东方大地,在梦幻的世界里看顾儿孙,沉睡在天堂故里。现在,每年有不少人专程到这里念经,祭拜,以安慰先祖在天之灵。

2015年,阿勒泰籍夏哈巴依后裔塞依提老人打听到,蒙古共和国巴彦乌列盖省博物馆收藏着当年夏哈巴依为全军号令时的旗帜,并派人证实这面旗是1860年最早从阿勒泰迁移外蒙的建铁凯部落扩别西巴特尔带过去的。旗子正面绣有夏哈巴依部落的印记“丫”字和用阿拉伯字写有的“夏哈巴依”字样。背面用阿拉伯文字写有意为“在旗帜下聚集起来”的字样。我在照片上看到旗帜上的字迹仍然清晰可见,文字结构严谨,气势恢宏,可以见得到当年“夏哈巴依”号令之气势和凝聚力,它是人们心中永远的丰碑。

几百年来,先祖的后人都活跃在各自的精彩世界里。在我国新疆,甘肃阿克塞,青海茫崖以及哈萨克斯坦、土耳其、德国、法国等国家都分布着夏哈巴依的子孙,大约有十几万人。他们有从事农牧业生产的、工厂当工人的、经商的、党政机关工作的,也有参与高层政务工作的,还有从事国家高档专业技术的,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发挥着积极作用,并用实际行动向世人表明自己不愧是夏哈巴依的后人。

尽管时光已经过去数百年,几代人的记忆里模糊了曾经的往事,但夏哈巴依先祖的曾经仍留在儿孙们心中清晰如昨,他的名号仍然打动所有儿孙们的心扉,他的智人、善人、为人的品德,以德立世,爱国爱疆的精神永远留在儿孙的心中。

夏哈巴依先祖的爱国情怀与日月同辉,他的千秋功业与家国的安宁共存。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