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境内大型哺乳动物的分布

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境内大型哺乳动物的分布

 

阿利·阿布塔里普①

理查德·B·哈理斯②

马木利·穆哈提①

  • 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

E-mail: abutalip_ali@hotmail.com

  • 美国蒙大拿大学野生动物学系

E-mail: rhariss@ Montana.com

 

摘要:二000年九月至十月,我们对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国际狩猎场及近邻地区进行了实地调查,焦点是盘羊(Ovis ammon),当然也记录了其他哺乳动物。观察到盘羊255只,相信目前盘羊储量不会远远超过此数。同时也观察到岩羊(Pseudois nayaur)386只,但这远远低于我们所估计的数,我们建议每年的盘羊狩猎战利品为5只,此次调查虽然末能客观地反映该地区藏野驴(Equus kiang)、野牦牛(Bos mutus)、藏原羚(Procapra picticaudata)、或者鹅候羚(Gazella subgutturosa)的种群数量。但我们早些时候观察到西藏野驴150匹,野牦牛64只,虽然不太精确,但这次调查能够或将来反映定期实际上调查的基础,我们将此两种模式作以简要讨论。

关键词:阿克塞、盘羊、岩羊、甘肃、狩猎、记录、调查、战利品。

Abstract: We conducted ground-based surveys, focusing on argali (Ovis ammon) but also documenting other species of management interest , within the Akasi International Hunting Area and environs during September/October 2000. we observed 255 unique argali and believe the total number present did not greatly exceed this number. We observed 386 unique blue sheep (Pseudois nayaur), although believe this number is a substantial underestimate. We suggest a yearly quota of 5 argali rams for trophy hunting . Our survey did not allow objective estimates for numbers of Tibetan wild ass (Equus kiang), wild yak (Bos mutus), Tibetan gazelle (Procapra picticaudata), or goitered gazelle(Gazella subgutturosa), although we earlier documented approximately 150wild ass and 64wild yak. Although imprecise, this survey can and should form the basis for periodic trend monitoring . we discuss limitations of the survey and alternative methods.

Key words: Aksai, argali, blue sheep,  Gansu, hunting, quota, survey, trophy hunting.

对许可狩猎动物进行种群数量和饲养量的调查是十分必要的,虽然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国际狩猎场建立至今,从未对重点野生动物进行过系统的、可靠的或重复性的调查,缺乏这种调查的最好理由是:地域辽阔而且偏僻,并且基层站既没有资金又没有专业人员搞调查,自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与美国蒙大拿大学合作以来,对于狩猎场以外地区进行了几天的科学考察,这份调查报告记录了2000年秋天所进行的调查,重点为盘羊(Ovis ammon),当然也包括其他感兴趣的哺乳动物种类。

调查地区与方法

这次实地调查从2000年9月17日至10月5日,历时19天。调查区域主要包括95°05′E—95°55′E以内的党河南山南坡的大部分山区,同时也包括95°25′E—95°40′E以内的吐尔根大板山的北部山区和东经95°—96°间的整个大小哈尔腾流域,调查面积6100平方公里。调查区域的绝大部分属高山峻陵及裸岩,可利用部分则很有限,我们把工作重点放在两条河流域间,其目的在于最大限度地观察到所有的盘羊。

为了观察到所有的盘羊,我们对每个样带至少利用一天时间来观察盘羊,有些样线则利用两天多的时间,根据地形特点,利用单桶望远镜或双桶望远镜,观察所有盘羊栖息地区,有时甚至上升到高山峻岭顶来观察所有盘羊资源。利用车辆时则停留在视线开阔地带,利用单、双桶镜观察所有野生动物,特别是盘羊。调查路线则根据阿克塞县基层站人员的经验来确定,但我们尽最大努力覆盖了所有盘羊分布区。我们利用车辆或步行调查的区域约5100平方公里。

为了详细调查每个动物群,我们利用手持全球卫星定位系统来确定它们的具体位置,并把它标在1:20万地形图上。因动物与人有一定的间隔距离,故未能精确地确定它们的位置。但我们尽量缩短间隔距离,以不打扰动物为止。所有的调查都利用了40倍的单桶镜。

对调查区域,我们利用两种方法来估计盘羊储量;监测法和样方法,我们尽量避免对区域而且对动物不利于调查的因素。两种方法都可以推断一个样线到另一个样线间的种群密度,虽然我们取得了理论数据,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极好的设想和步骤。但仍无法很科学地提供一个逻辑数据。因此,我们无法推断调查结论,但我们获得了一些理论性数据和结论。

调查结果

盘羊

调查期间,我们共观察到23群盘羊,共255只,其中237只能分类。从记录中可看到:49只为大于一龄的雄性个体,94只雌成体(28月龄以上);38只亚成体(16月龄);56只幼体。幼体:母体为60%;亚成体:母体为40%;平均群23只(17.6),雄性群平均7只(4.1),最大群体个数为55只(9月20日——22日观察到),其中包括8只雄性亚成体;同时也观察到独立的大群体个数为48只(10月2日观察到);雄体群个体数一般为3~15只。

我们很难确定所观察到的个体数是否为总数。这是因为我们在观察过程忽略了部分未被进入视线的盘羊(见图表一),或者部分被重复计数了。

八月份的植被调查时,观察到6群盘羊,共89只,其中3群共46只(有可能在九月——十月的调查中重复计数了),其余3群共43只,则未进入九、十月份我们所调查区域,但我们不敢确定重复计数的可能性。

观察者与动物间距最短为80米,但许多情况下要比这个远得多,有时2302米或1268米不等,而最远的则是7.8公里。

在这次调查中,我们不能肯定观察到了所有的盘羊,然而从我们调查的路线、区域、范围等方面来看,同时加上观察者丰富经验,可以说我们所观察到的盘羊个体数与实际储量基本相符。

岩羊

共观察到18次岩羊,15群共386只。虽然尽可能地记录了岩羊群的幼体、亚成体或雌性群。但因为亚成体很难辨别,无法确认它们中的真正个体数。群体大小为4—64只(有时最多可达80只),平均群为25.9(23.2),观察到的群体多数为混和群,同时也观察到三群雄性亚成体(8、4、6、)群平均为30.9(23.4)只。(见图表二)

2000年8月份的植被调查中,观察到岩羊共124只,其中79只我们这次调查区域之外,故未计入386只中。另外还观察到45只。在黄沟观察到23只雄性个体(有可能重复计数)。所以,这次调查到的岩羊最佳估计数为488只。和盘羊一样,在这次调查中我们仍无法确信所观察到的个体数就是该地区岩羊的储量。因为这次调查的焦点是盘羊,而且岩羊体形小,警戒性高,很难被发现。因此,可能忽略了比盘羊多得多的岩羊。所以,岩羊的总体数仍为我们置信下限。

其它物种

九月—十月的调查中,只观察到一只野牦牛,而八月份观察到64只野牦牛(在吐尔根大板山脉脚至小哈尔腾河流域),由于时间的关系,九至十月份我们未能进行对野牦牛专题调查。

我们同时也纪录到31匹藏野驴,然而,它们主要分布在党河南山和吐尔根大板山之间的低海拔平原地带。在8月份的调查中共观察到至少140匹野驴,从经验而言,藏野驴在短期内迁移路线非常远。对此,这次调查的数字远未能反映客观数字。所以,科学地估计包括哈尔腾山沟在内的地区至少约有300匹西藏野驴。但这不可靠的数字不能记录估计数。

对于藏原羚还是鹅喉羚,我们也作了详细的记录。鹅喉羚则分布于哈尔腾地区海拔较低的荒漠戈壁,而该地区盘羊几乎没有;这样我们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去关注它们的栖息地,也没有提供什么新的信息。在这次盘羊调查期间,同时也观察到藏原羚38只。因为,对于藏原羚没有采取可信的科技手段来调查,很难估计到它们的群种数量,我们认为这种调查是用的,或许与我们想象的或平时见到的少得多。另外,观察到狼两次,一次两只,一次6只,(2只成体,4只幼体)。而八月份植被调查时,两次发现了狼的实体(分别为1只和3只),还看到很多狼的足迹。

十月一日,看到一只棕熊(Ursus arctos),同时发现熊的许多足迹。同一天我们还看到雪豹足迹(Uncia uncia),但末能见到实体。在哈尔腾河附近(9月23日)另外观察到并拍摄到一只香鼬(Mustela altaica)。见到许多赤狐,但末记录。

平时,见到许多喜马拉雅旱獭(Marmota himalayana),鼠兔(Ochotona spp.),高原兔(Lepus oiostolus),另外还观察到许多迁移的鹤类,由于空中飞翔,无法确认品种,考察期间调查到许多金雕(Aquila chrysaetos)、普通鵟(Boteo boteo)、大鵟(Boteo  hemilasius)、红隼(Falco tinnunculus)、猎隼(Falco cherrug)、纵纹腹小鸮(A. thenenoctua)、胡兀鹫(Gypaetus barbatus)、秃鹫(Aegypius  monachus)、喜马拉雅雪鸡(Tetraugallus hymalayensis)、藏雪鸡(Tetraugallus  tibetanus)等飞禽猛兽。只有在海拔4600m的山峰上见到1只不多见的红翅旋壁雀(Tichodroma muraria)。

讨论

盘羊和岩羊

综上所述,由于我们所采取的调查方法的局限性,暂无法摸清调查区域内所有动物的饲养量。我们已尽最大努力来减少不论是盘羊(255只),还是岩羊(386只)或植物调查时的岩羊数字(488只)的调查误差。尽管如此,但未观测到其他动物。我们观察到的盘羊间距大于7公里,但绝大多数动物的间隔距严格控制在3公里以内。以减少误差,即使这样,有些地方被遗漏了。虽然观察视线极好,但总受到某些障碍物影响,无法观察到动物实体。我们观测到的岩羊与实际数量略低,而盘羊与实际偏高,这与运动季节性有关。所以,我们很难得到一个比较科学化的数据。

总的来讲,我们把调查工作的焦点放在盘羊的栖息地和活动区域上,所以,我们观察到了比较多的盘羊个体。而很少进入岩羊栖息地,所观察到的岩羊个体数并不高。因此,在该调查区域内,盘羊的实际储量要高于所观察到数量的20%,而岩羊可能高于50%。

我们认为岩羊广泛栖息于整个哈尔腾地区,除了一些小生境外,在整个哈尔腾地区处处可以观察到。比起早期的考察,这次考察方法更适宜于盘羊,前些时候党河南山南坡以东经95°20′—95°55′之间我们几乎没有观察到盘羊。盘羊极少栖息于悬崖峭壁及高山地带,但无法证实吐尔根大板山带的盘羊地理生境,(如阿克塞境内的吐尔根大板山北坡一带)。积累这次和前次的实地调查经验得出假设:阿克塞境内的盘羊在哈尔腾河上游和党河南山以西植被稀少的地域,由于冬天的积雪和悬崖峭壁等影响,分布数量较少。盘羊的分布情况主要受地理环境、植被状况和人类活动影响。我们只是对盘羊的活动规律作了初步研究,尚未对阿克塞国际狩猎场内的盘羊资源还没有得到充分的遗传学和群体隔离研究材料,但没有足够的理由来证明党河南山的盘羊与吐尔根大板山盘羊相隔离。邻近肃北县也报道盘羊分布在党河南山北坡延伸到北部的野马山一带。1997年我们在党金山以西,阿尔金山观察到至少116只盘羊。同时在党金山顶高速公路附近也看到过盘羊。因此,我们以为那里的盘羊资源还会迁移到东部的哈尔腾地区,甚至再往东到祁连山脉一带。虽然盘羊的栖息地比较狭窄,但它们的活动规律比较广。

由于方法上的不同,我们很难与已经发表的数据相比较。Harris博士和Pletscher博士早在1997年8月份利用基本相同的调查方法观察到129只盘羊。虽然与现在的数量相差一半。 1997年也接近166只盘羊,1998年冬天,我们在非常有限的区域观察到141只盘羊(Harris  1999年)1996年3月份一次简单的调查中,Bleisch(1996年)只观察到37只盘羊,是因为他们始终没有离开车一步。1997年,高军报道在方圆222平方公里的面积上观察到盘羊237只,就认为该国际狩猎场盘羊储量为836只~3090只左右。从材料来看,可能是冬天调查的数据,并推断方圆155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的盘羊总数。刘等(2000)报道在哈尔腾流域里盘羊的密度为0.431每平方公里,但不知道采取何种方法和记录手段。所以,他们的估计是无效的,他们作了一定的工作,认为哈尔腾地区拥有上千只盘羊,这是毫无根据的。

这次调查我们主要采取监测法(trend-monitoring)来进行点数。只有将来进行重复使用此方法和多次尝试,才会得到整个饲养量的监测。我们推荐类似的方法,同样重复尝试,并每2—3年搞一次,方可得到结论。这里提到的年龄比率不能提供将来的生长量,不仅我们要问年龄比率的特殊性会不会导至种群数量的健康发展有关。其实这些因素无法提供任何信息。这次秋季调查幼体比率60%,而亚成体比率40%,这没有实际含义,但它们的发展是非常健康的。

其它物种

因为这次调查焦点是盘羊,当然也包括岩羊。故我们对其它物种无法提供正确的估计值,Harris和Pletscher在1997年的考察中观察到野牦牛83头,但比这次调查范围小的多。2000年调查中我们观察到野牦牛只有64只,但实际数量比这个高得多,但无法进行更多的推测。Bleisch1996年3月的短暂调查中共发现野牦牛156头。这次观察到西藏野驴140匹,但比实际数量低得多,但1998年我们观察到一群有200多匹野驴。而Bleisch 在1996年3月份11天的短暂调查中发现173匹野驴。样线法比较适宜于羚羊的调查,(Harris,1993、1996)由于时间及人力关系,这次调查中未能利用样线法。因为羚羊小群活动且难以发现,故利用样线法来调查众群数量是可行的。总之,利用其他调查法来调查羚羊没有样线法可靠。

经营管理

通过调查,我们可以把羊科动物的狞猎率定为年均2%(Harris,1993)或小于众群个体数的4%(Wegge,1997)要么整个雄性个体储量的10%——20%(Wegge,1997)都认为是比较合理的。这里我们所提到的几种参量,年均猎 取量定为 5只是比较科学的。但这个参数远远高于阿克塞国际狩猎场自一九九零年以来的年均猎取量3只的参数。1998年至2000年间,如果所来阿克塞的猎人都成功的话,年均达5.7只,这个参数有点高。与此同时,将来我们建议把国际狩猎场扩展至哈尔腾河南北两侧,其目的在于减少同一地区狩猎的压力。此外,应加大他动物如岩羊、藏原羚、鹅喉羚等的年均猎取量,做到合理开发利用动物资源。

 

参考文献

刘楚光等(2000)甘肃省国际盘羊狩猎场的管理与综合评估。生物多样性8(4):441-448

高行宜、姚军(1997)新疆天山东部的盘羊。生物多样性18(4):38-40

盛和林、徐宏发(1992)哺乳动物野外研究方法。中国林业出版社 北京

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部(1995)全国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与监测技术规程(试行本)林保动(1995)150号

Bleisch,W. 1996 A wildlife survey of the Kharten He Valley,Gansu with comments on its potential for nature tourism..China Exploration and Research Society,unpublished mimeo.24pp

Hariss,R,B 1993 Wildlife conservation in Yeniugou ,Qinghai province,China,unpublished Ph.D.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Montana,Missoula.327pp

Hariss,R,B 1999 Argali hunting area in China:1999 Update.Caprinae :Newsletter of the IUCN Caprinae Specialist Group.December 1999:3-5

Hariss,R,B 2001The Aksai International hunting area :Current Management and Recommendations.Unpubilshed Final Report,Wildlife Biology Program , University of Montana,Missoula.

Hariss,R,B,and D.H. Pletscher.1997 Strengthening Wildlife Conservation in the Kharten Valley,Aksai Kazak Automonous County ,Gansu province,China,With particular focus on incentives to conservation of argali(ovis ammon) through international hunting . unpublished mimeo, University of Montana,Missoula.

Hariss,R,B W,A. Wall ,and F.W. Allendorf.Submitted. Genetic effects of hunting on wildlife populations:A review.Journal of Wildlife Management

Wegge,P. 1997 Preliminary guidelines for sustainable use of wild caprins.pp365-372 in Shachleton ,D.M.(editor).Wild Sheep and Goats and their Relatives.Status Survey and Conservation Action Plan for Caprinae.IUCN Gland ,Switzerland and Cambridge,UK.390+vii pp.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