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海子草

美丽的海子草

艾努瓦尔  著

    海子,被阿克塞人称为最美丽的草原。不论是图片、电视还是文学作品中,常常会出现她那美丽诱人的身影。当你沿着青藏国道向南,途径长草沟到当金山大坂,再往下滑行10公里就到一处叉路口,可以清晰地眺望到海子的全貌。

海子属柴达木盆地北缘,当金山以南50公里处。三面环山,在雄伟的祁连山与昆仑山交接之处的广阔草野中的一处沼泽盆地。这里水草丰美,沼泽与沿边的滩涂相接,海浪般金灿灿、绿油油长草草尖随风飘摆,倒映在水中和海市蜃楼般滩涂中,清纯、魅丽的感觉映人眼帘。更加震撼人们内心与眼福的,是镶嵌在海子西头的两湖,即大小苏干湖,两个翡翠般的湖泊好像美女动情的眼睛,苍翠碧绿、描金镏彩,湖的周围清泉密布,流溢着玉液琼浆。海子的美丽再度显现在了人们心目中的神圣、纯洁。

海子除了静态的自然之美以外,又拥有动态的物象之美。羊、牛、马、驼,还有湖心里游荡的天鹅和数不清的水鸟,草地边沿荒漠里的黄羊、野兔、狐狸、狼等生灵点缀在青草绿水中,风景与动物拼贴成一张张图画、雕塑,我们的心早已经飞到了这里,尽情地享受这里的诗情画意。

诗的家园

每年盛夏,我都会带家人回到阿克塞度假。而我们全家人第一个选择就是海子去纳凉。

进入海子草原,就像进入了仙界。路边泉水淙淙,茅草萋萋,头顶一片瓦蓝,遥望晴空万里,却不知哪趟航班从天上遨飞掠过。成群的骏马、牛群、驼群、羊群撒在绿草滩上,犹如珍珠玛瑙一般绚丽多彩。当它们在绿草滩上安详地吃草、憩息时,鹞鹰、秃鹫、红嘴鸟却在低空盘旋,像是随时会俯冲下来掠食。只见野兔扭动着轻巧的身躯,一会竖起双耳警惕地望着周围,一会拨动双腿追逐嬉戏。而在草原青绿交接的地方,一群黄羊不知被什么东西惊动,忽然朝另一头奔跑。在荒滩戈壁上,偶尔卷起一缕旋风,被卷起的土沙旋转成凸型风塔,也别具一格。点点毡房座落在曲曲弯弯河流边,奶茶的芳香伴着炊烟飘逸而出,泽润着牧人宽阔的胸怀。

海子这里其实是一片沼泽地,是哈尔腾河、乌乎图泉流汇聚而成,顺着地下涌道出露海子,又变成地表水。这里有无数的清泉,港叉交错,迂回曲折,也形成一块块小陆地,而地下涌道出露地表,加上泉水奔涌汇集成了加仁甫河、特西克河、七里克河等河流,最终流入大小苏干湖。

平静而清澈的湖面,好比一块巨型镜子,不但能照人如初,还能清楚地看到湖底的杂生植物和边沿的小鱼。在碧水蓝天下,天鹅在展翅洗浴,各种水鸟大片的飞起,又大片的降落,嬉戏追逐,我们不知不觉中就进入了鸟的世界。

大小苏干湖也叫姨妹湖,在海子的西侧并列开来,中间由九三得阿拉里(岛湾地)隔开,一大一小的湖泊镶嵌在去往青海冷湖石油基地的路边。东湖为小苏干湖,是淡水湖;西湖为大苏干湖,是咸水湖。两湖水域面积3600余平方公里,是敦煌——阿克塞一线旅游重地,设备齐全,湖面上、草地上都有休息纳凉的设施。

海子,海拔2700米,春天来得较迟,清泉、沼泽充分接受阳光、融化周围的冻层需要时间。伴随天高云淡、阳光灿烂,不断催促大自然变换面目,最终从老头脸变成娃娃脸,野草遍生,草甸如茵,水花盛开,从袭人的寒气渐渐变成拂面的凉意。在这里没有四季,只有寒季和暖季之分,而人们最盼望的就是六、七、八月。虽然高海拔,但是沼泽的草场比其他草地牧草长势繁茂,草的覆盖度达70%-80%,草品种达几十种。每到夏天,到处都是绿色绒毯一样,以水傍草,绿草成片,供养着周围的父老乡亲。

天鹅的乐园

大自然的神奇在于为自己的生灵造就了形形色色的适宜生存的环境,而海子,就是天鹅的乐园。每年入冬,从中亚、西亚、中东等地飞往南方的天鹅从这里飞过。她们本能地观察到大小苏干湖,其中老幼或者有病飞不到目的地的天鹅就落脚此地歇息。有的视自己的体能,就留在海子过冬了。而每年春来,从南方飞来的天鹅,一双一双、一对一对,落在海子大小苏干湖,在这里生儿育女,繁衍生息。

我为大自然的造化所惊讶。回想在上世纪六七十和八十年代,这里还没有天鹅,天鹅的出现也就这二十年。

当地的哈萨克牧人认为天鹅是神鸟,通灵性,它们成群而来,结队而去,所以牧人们绝不捕猎天鹅,也不拾天鹅蛋。与人通灵性的天鹅知道这里的人善待自己,逐渐把这里变成落脚歇息的地方,变成寄养老幼、病者的窝,进而干脆变成了生儿育女、繁衍生息的宝地。这不是偶然,是人与各色物种和谐相处的范例。

人类能主宰世界,同时合理化地利用自然生态为自己造福,为生态平衡出力,为世上的万物复苏、繁衍生息贡献力量,这是草原人所选择的生存之道。如果不合理地利用生态,将生态作为利益的最大化,就会使生态环境逐步退化,对大自然系统以及所有动植物产生不可逆转的损失。我们祝愿大自然永远与人类同在,与附属它的动植物同在。

哈萨克人赞颂天鹅的纯洁、坚贞的品质。当天鹅成年以后,从很远的地方投情择偶,苦苦寻览陪伴一生的伴侣。一旦择偶成功,相伴终身。一只死了,另一只守灵数日,终身不再婚配。于是,哈萨克人崇拜与信奉这种忠贞无邪的爱情,并把这种品德融入自己的信崇之中,将婚姻看作人格的坚守,守信的必然,人生的开端,将“甜蜜”与“爱情”传承至万代,热爱生活,会过日子,造福后代。

天鹅是圣洁的鸟儿,总是成双成对。人们来到湖边,不难看出水中飘游着的一对对伴侣们。只见它们时而张开羽翼拍击水面,激起层层涟漪;时而直钻湖底捕食并喂养小鹅。在湖中小岛的草丛里,有它的巢穴。父母为自己的子女尽职尽责,聚精会神地抚育儿女。而天鹅“夫妻”关系也非常平等完美,“爸爸”和“妈妈”共同承担抚养义务,轮流在窝里孵雏,也会互相在旁边站岗防哨。

天鹅属雁目鸭科,很通灵性,有很强的组织纪律性。哈萨克人有句谚语:“数只天鹅,必有首领”,意思是严密的组织纪律性和严格的首领保证它们的迁徙。每年春季,它们结队而来,然后以“家庭”为单位分散活动;到了秋季,它们带领儿女起飞,结队而去。我佩服它们的灵性,在那样长途飞行中,它们的“首领”是怎样产生的?“首领”又以怎样的方式带领队伍?又怎样准确无误地把它们带到目的地?这个“首领”无言的指挥,身先士卒的模范行动,引来无数天鹅无条件顺从并陪伴而行。其中,“首领”的“奋勇担当”和“担负责任”两大因素赢得上万同伴的信任、跟随,从而共同到达目的地。

天鹅是我们国家的自然资源,也是人类的朋友。二十年间,在海子聚集了数万只水鸟和野生动物,也是这里生态环境改善的标志。同时,有可能这些天鹅过去的生存环境遭受到破坏才迁徙到这里避难。希望这里的人们能够继续善待它们,让它们带着牧人的问候,年年岁岁去遨游苍天,年年岁岁又回归海子,把吉祥带给牧人。

赛马的天地

海子除了有独特的景色外,最有名气的是这里的马。哈萨克牧人常年在马背上,对经营马有经验,加上这里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海子便成为养马和驯马的草场。

牧人们都知道,马和歌是哈萨克人的两支翅膀。这一形象的比喻,对于终年游牧的哈萨克牧人来说,再贴切不过。可以想象,在那峭壁悬崖的崇山峻岭中,在那苍茫辽阔的草原上,在黑夜里行走在茫茫山野,一匹骏马对一个牧人、一个猎人、一个骑士该是多么重要!它会使人藐视千仞高山,会使艰难险阻一路踏平,也会使满载猎物纳入囊中。

我们知道,马也通人性。千百年来,马一直是人类最亲密的伙伴。遥想在古代战场,马是主要的战斗利器,带着它的战士冲锋陷阵,勇往直前;而在现代战争中,骑兵威风凌凌,列队冲锋,可以使敌人闻风丧胆,溃不成军,任何艰难险阻也挡不住马的铁蹄刚毅。同时,马也是主要的生产用具,人们耕种离不开马,放牧也全靠它。马对主人忠心耿耿,不论多远多险的路,都不会抛弃主人。在长途串亲或执行任务时,一旦主人在路上病了或受伤,马也终会驮上主人到有人烟的地方,不离不弃。

正因为马的种种可贵,多少代人歌颂和赞美它。哈萨克人有关于马的长诗,也有形象的舞蹈。牧民的孩子常常一生下来就被母亲抱在马背上,长到七八岁,他们便敢驱马奔驰在草原上,参加赛马会,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

牧人的喜怒哀乐、风俗礼仪都与马共处共存。好比举行盛大活动,必有宰马共庆,全族人给予幸福美满的祝愿;若是来了尊贵的客人,也要宰马以礼相待;一旦大户人家有婚丧之事,都要宰马,显示隆重和身份。如果有身份的人家去世后,他所乘骑的马一直不再被骑用,等到马老了,就为主人举行祈祷仪式后施宰,并把马头骨放在最高的山岗上,以示敬意。

马又是牧人们文化娱乐生活的来源。姑娘追、刁羊、拾铜钱、马上杂技游戏等等,都是哈萨克牧人喜闻乐见、长盛不衰的文化娱乐活动。草原赛马,是牧人们一年一度的盛会。场面宏大热闹,几十匹甚至上百匹骏马,四蹄腾空,疾驰而来,所到之处,旋风卷起,烟尘弥漫。小骑手们你追我赶,尽情发挥,从此将锻炼成为铁骨硬汉,被乡亲念诵他的名字,被称作英雄。而他的马也将与小骑士一同被传颂,成为英雄的翅膀。

马是牧区人们的主要财富,也是主要的劳动生产工具。在过去,牧区人们的富裕程度是按马匹多少而显现的。现在,这种传统也还保留完好。马的多少、赛马获奖次数,就是牧人炫富的资本,比别人高一头的筹码,也是众人面前受宠被尊重的依据之一,这些因素造就了草原人爱马、驯马、发展马的优良传统。

我也喜欢马,骨子里对马就有一种崇爱。每每看到马儿俊秀的体态,竖起耳朵站立的姿势,背上马鞍跟随主人左右的温顺,以及奔跑起来的狂姿,就能产生一种奋发向上的激情,无意中给自己增添一种力量、信任和不畏艰难的感觉。

我年轻时在人民公社工作,曾有一匹青马。虽然这是公社为工作而配备的马,但是经过我的耐心调教和训练,加上马本身的素质优等,成为了全县有名的赛马。它身材高大,四肢结实,前胸宽大,腰背均称,体态英武,脾性又十分温顺。我至今为我的青马而骄傲。现在,我虽然在新疆乌鲁木齐市生活,但在阿克塞海子草原,还有我念念不忘的马。每次来到海子,少不了要看看我的马,有机会还要骑上一程,过过骑士的瘾,或最近距离牵拉、抚摸,不要让它与主人生疏。

一匹好赛马的体态一定与众不同。识马匠端详马的外表,会给你叙述赛马的特征:四肢轻捷,蹄壳圆而直,腰身短促,前胸宽大,眼廓雍正,眼球明亮有神,两腿之间有穴旋,脖颈修长,两耳垂直,鼻空下垂。平时拴在毡房外或木桩上,它往往侧着身子站立,一旦有响动或哪里出现扬尘,它第一时间发觉,并窥视目送、跃跃欲追,这就是赛马的神态。这样的马,两岁就驯练乘骑,三岁就阉割,四岁参加一些试赛,五岁正式踏上赛场。

好马成名只需一场赛事。当赛马这一天,牧人们身穿节日服装,家家户户从四面八方拖儿带女全家到场。多数人是看热闹,看头马,然后议论纷纷,乐趣横生,对头马品头论足。而赛马主人自然盼望能有一个好成绩,盼望赛程中孩子安全,马安全。在场上,凡是参赛者都是赛马手,也都有一份荣耀和骄傲。赛前,他们精心伺候赛马,不分白天黑夜刮风下雨,都要喂适量的饲料、饲草,让马适当掉膘,喝水也要有规则,还要不时参加试赛,掌握马在什么样的状态下速度快、耐力好。可以说,赛马的物色、喂养、调教是个专业技术活,要有充分耐心和细心的人才能成功,是一个长期的苦中有乐的活。

一旦赛马结束,又是一场热闹的开始。获得头马的家人当天晚上宰羊庆祝,和全村牧人一起欢庆。载歌载舞,说唱赛事,歌颂幸福生活。而未能得到名次的牧人,也有很多遗憾,找出自己喂养赛马中的不足或怪孩子的骑马技术不娴熟,影响了马的速度等等。言下之意,他的马还是一匹好马,就是人的因素使它落伍。这就是草原人爱马如子的可爱性格,宁肯承认自己有问题,也不愿赖马儿不行。

“好儿马护群,好母马护驹”,早被哈萨克人所钦佩。在马群中,儿马有着至高无上的威严,一匹儿马管带几十匹母马及它们的子女,儿马带领它们吃饮休息,保护它们不被狼袭击或其他物种闯进来。一旦有狼害,它就会拼命踢咬,直到把“侵略者”赶走。母马则顺从地守护在自己儿女身边,听从使唤。当儿女长到三岁后,儿马将其中的母马分离出本群,强行撵它们到其他儿马群,在那里配种产仔。多少年后,如果已经分离的子女中有马回到母亲身边,儿马会认出来,绝不允许与它同居婚配,仍把它们撵出本群。这就是马的品行,马性所在。

海子这里的马是哈萨克马种。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从新疆伊犁和甘肃甘南引进了一些马种进行改良。近几年,又在新疆木垒、甘肃昌马、河北等地引进新品种。现在一家一户分散改良,效果不甚明显。但据有关人员测定,马匹的整体体能增强了,身高增加了,短距赛马成绩提高了,也出现一些大走马,日行万里不疲惫,走的平稳又扎实。海子马的特点是擅走擅跑,力大性烈,耐粗饲,适应能力强,耐力持久,一般赛程都在20公里至30公里。

关于海子的马,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从前,有个牧人在苏干湖边放牧,突然有两匹青马从湖泊中奔出,冲进马群和两匹母马交配,又奔入湖中。不久,两匹母马分别产下了两个马驹。看似一样的马驹,都是鹿黄色,肚下和四条腿上长着像绒一样的奶白色毛,脊梁上有个黑道,整齐得像墨笔画了似的,棕毛呈黑褐色,人称湖烈驹。马驹长到三岁,就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在这一带牧人的赛马会上一直获冠,后人称其为“桑拉克”——追风烈马。这也许是牧人的愿望,我也期待又一个新的传说的产生,让更多的桑拉克陪伴牧人,装饰自己的草原,造福自己的家人。

牧人发家的地方

海子草原水丰草茂,最适合养羊、养牛,这里的蓝天大地惠及了牧人更多的利益。海子村有40户人家,人均小畜头数年底存栏80只,人均收入1.5万元左右。上世纪九十年代始,草场内部调整,将四季轮牧草场连片固定,用铁丝网围栏,彻底结束了过去长途转场搬家的历史,减轻了劳动强度。现在,海子冬场、春场都有彩钢房和暖棚圈,再也不用逐水草而奔波。

与海子美景相配的是海子人工割草场。海子牧户每家都有200-400亩基本割草场,每年春浇水,夏割草,条田式草地。长出一米高,随风摇曳,好像麦浪滚滚,一望无际,真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现在都用小型割草机和捆草机,每家储存个几十吨青草,完全能抵御冬天的寒冷,满足春天的接羔育幼。牲畜存活率大大提高,有的人家繁殖成活达100%,真叫“羊只满圈,驼马成群”。

富裕起来的牧户,想的最多的是怎样提高生活质量,怎样得到钱。现在,海子村牧户在县城居民点上都有住房,有的买上了商品楼房。老人和孩子都在城镇,就近上学,就近看病,过上了安逸舒适的日子,每个牧民都过上了过去听说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好日子,还加上“自来水、天燃气、电视音箱VCD,卫生间洗澡房,厨房碗柜亮堂堂”的新型生活。为了便于进城,家家买了私家车。有的牧人早出晚归,过上了想要过好的日子。可谓改革开放让牧人内心充满了快乐、幸福。

养马是这里的一大强项。哈萨克人有着挤马奶酿造和木孜(马奶酿造的饮品,现代人叫马奶酒)的传统,海子的草场围栏封育、郊区轮牧以后,腾出了很多的劳力,有不少勤快人家又操起了祖人的行当——挤马奶创新业。所以,有不少户干这营生,很受本县及周边群众的青睐。

挤马奶也是个辛苦活。选一个水草茂盛的地方扎宅,先把小马驹一匹匹抓住套上笼头,拴在一条两头绷劲的长绳上,马驹头顶头排成两行,母马便顺从地找到自己儿女的位置,已示它仍在守护在儿女身边。差不多一小时挤一次奶,其间母马在就近的地方吃草,差不多到挤奶时间,母马主动到马驹旁边,任牧人来挤奶。

酿造也是个细腻活。通常把鲜奶发酵变酸,然后倒入皮囊中,在适当温度下一边继续发酵,一边添加鲜奶。发酵程度也要适中,不能酵发过度,也不能太淡不发酵。储存关键环节是始终保持一个恒温,然后打酥油一样,经常用带阀的木棍上下搅动5-6次、每次半小时以上以防发酵过度沉淀变质。

马奶被称为“饮品佳肴”。在哈萨克家庭中最有特色的饮料了。在古代,马奶曾经是贵族人家专用饮料。由于马奶发酵,逐渐有了酒精度,一般达到12度左右,所以现代人都叫马奶酒。马奶饮料历史悠久,据记载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马奶饮料具有性温有驱寒、舒筋活血,健胃强劲等功能,且营养丰富全面,长期饮用能增强免疫力,提高身体抗病毒能力,使人延年益寿。女士长年饮用,能保持完美的体形,皮肤细嫩脸颊红润,内行人一看就知道她是被马奶酿造的美人。

海子村民风淳朴,景色撩人,有着牧区特有的草原风貌,有湖、河、绿草黄滩,地上牲畜成群,天上鹅鸭相鸣。过去,海子草原被称“牧人的乐园”,现在海子的美景吸引了更多游人的目光,逐渐地被更多的外地人所认识,并把它作为旅游景点进行开发建设。草原乡路从东到西横穿沼泽,途经久三得半岛、阿克塔木、吉特窝巴等,把牧户住地连城一统,家家户户通公路,游人随时到牧户稍休或蹲下来游览草地沼泽,品赏草原美味。

如今,县上把海子旅游纳入发展计划,已经投入上千万元,在大小苏干湖修筑了木板桥游览路、观光台、休息亭、食宿接待处,设施齐全,服务周到。还和青海通讯网络联网,移动通讯网络普及到海子周边全景,同全国各地联络,牧人真正变成遥控左右的人。湖面上有汽艇,在湖面上自由飞驰,将湖面平静的水面划成两道碧波,草地湖泊立刻变得生机映然。也有小塑料船,游人摇一艘小船,缓缓在水中划过,观看天鹅小岛,在最近的距离看到天鹅成双结对游荡在湖上,装饰着苏干湖镜子般的面孔。很多西北人到这里游览湖面,就觉得到了天地一色的世界,感受着草原湖泊的诗情画意。

现在,海子苏干湖旅游风景区已经形成,逐步变成牧人的摇钱树。在这里,自然风景和牧区马背文化、草原饮食文化融合在一起,孕育出草原雕塑和绘画般美景供人享受。甘肃敦煌至青海格尔木铁路在阿克塞县城设站,经过海子草原东沿。铁路开通后,对那些久经都市嘈杂喧闹的人们和爱好旅游者来说,到海子一游或照相收集创作素材,是一种美的享受和明智的选择。

海子美不美,自然看到和想到的是这里浓郁的民族风情,特殊的人文地貌和飘逸的奶香。对牧人而言,这块土地留给他们的远不止这些,一定还会有灿烂的美景和光辉的未来。

是的,海子留给我和牧人内心深处是永恒不变的美丽。

说点什么

1 评论 在 "美丽的海子草"

avatar
  Subscribe  
最新 最旧 得票最多
提醒
Armantaw
游客

海子,被阿克塞人称为最美丽的草原。不论是图片、电视还是文学作品中,常常会出现她那美丽诱人的身影。当你沿着青藏国道向南,途径长草沟到当金山大坂,再往下滑行10公里就到一处叉路口,可以清晰地眺望到海子的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