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言

正如世界各地一样,中国越来越重视野生动物资源的价值、魅力与重要性。的确,世界把目光聚焦中国的今天,她的西方邻居—— — 对人类的未来持续感兴趣的中亚,越来越多地关注着世界的这一部分。但是,中国一方面由于过去缺乏研究自己的自然史,另一方面由于过去动荡不稳的历史,致使地势险峻、气候恶劣的西部各省区的广袤大地上,全面了解野生动物资源的基本自然史显得尤为艰难,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国家。因此,为感兴趣的公众、科学家、非科技人士编写、出版这么一本书就显得尤为重要。而这本书恰恰描述了近年来中国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所调查记载的各类脊椎野生动物的简介,为科学
文献事业提供了重要的科技数据。有可能这么评论会很吸引人,这本书详细描述这个地区的脊椎动物。但仅中国西部一个县的脊椎动物必然会引起本地区人们的兴趣。确实,最欣赏这本书的读者将是生活或工作在甘肃这个地区或有机会拜访这里的人们。需要我特意指出的是:位于甘肃最西端的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对于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性远远超出了这个地区本身的能力或对全国经济的重要性。尽管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土地大面积比较贫瘠,但她拥有中国西部最重要的湿地。这些湿地对许多水禽提供了重要的栖息地和停歇地;境内的沙漠给濒危野骆驼提供了所剩无几的避难所之一;境内的祁连山脉西端,给白唇鹿和野牦牛提供了最北端的栖息地;这里也是部分中国重要的盘羊种群的栖息地;如此丰富的岩羊种群为亚洲各地经常观察到的雪豹提供了主要食物来源。根据我个人非正式调查,除中国其他地方以外,这里也是喜马拉雅山脉以北仍然还能很可靠地观察到豺狼的地区之一。
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特殊的地理位置同样也为野生动物管理者赋予了责任。位于青藏高原北缘、河西走廊西南端的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为这两个地区的动植物提供了潜在的连接通道。例如蒙古国残留的棕熊需要和青藏高原许多棕熊相连,而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党河南山和吐尔根达坂山的棕熊可能是南北基因交换的唯一希望。既能栖息在祁连山脉又能栖息在新疆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的高山物种之间唯一连接的通道也就是高海拔,地形相对狭窄的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所属的区域(的确,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境内的最高山脉就是阿尔金山脉主峰,尽管这个主峰与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相距甚远,但它可能是连接群岛中一个重要的“孤岛”)。而阿利•阿布塔里普正好居住在拥有丰富野生动物资源的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认真研究着那里的自然资源以及独特的自然奇观。

从保护生物学的角度来看,在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全面提供简要概括基本物种自然史的一本书籍是很有价值的。这本书正好全面概括了多年以来未曾记录或认为消失的物种及其具体特征的描述。同样,对某些消失的物种揭示了其他或更普遍的论述。因此,在今后概述这些物种时需要纠正其错误,重新绘制其栖息范围(遗憾的是,旧文献记载的已经消失的物种如今却在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境内栖息繁衍着)。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的内容并不来自于博物馆的标本,更不是来自于千里之外在大学实验室研究的学者,而是经过全面实地调查研究的一位阿克塞本地人所编写而成的。阿利•阿布塔里普从小放牧长大,总是对周围环境充满着好奇,认真地学习身边的自然世界。从小就非常优秀,在考入甘肃农业大学之前,就读于北京一所重点高中。他除母语哈萨克语外已经掌握着两种语言,自学英语,通过他的努力与能力,不仅渐渐地得到当地专家的认可,也成为自己的家乡和外界的桥梁。作为这本书的作者,阿利经历过多次严格的学术培训,具有流利阅读和深刻领会英文科技文献的能力,因此他对这里的野生动物最具发言权。这些野外经验的获得与他一生居住在这个独特地区是密不可分的(因他的绝大部分时间在野外),我不知道其他的书籍能否像阿利所拥有的财富那样对当地带来如此丰富的知识。

我深信,这本书将推动这个地区野生动物的保护事业和生物资源的合理利用,同时也提供了
一个新的信息,希望这部珍贵资料不要给将来留下什么遗憾,作为今后工作的一个参考。让安拉保佑,希望这个独特地区无价的野生遗产永世生存。
理查德•B•哈里斯博士
美国蒙大拿州米苏拉市
2012 年 10 月 12 日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