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族的东迁​

哈萨克族的东迁
2010级历史学1班   努尔巴提玛

在甘肃境内,眼前的戈壁浩浩漫漫,大山连绵不绝……路边不是有毡房的现,还有白云一样的羊群在草原上飘动。这生活的是游牧民族-——哈萨克族。
哈萨克族是从1934年开始东迁到甘肃,青海等地来的。
1. 东迁原因是 哈萨克族离新疆入甘肃的原因很多,但主要原因是哈萨克族不堪忍受以盛世才为代表的反动军阀的血腥统治和残酷压迫。
杨增新统治新疆期间(1912~1928),在其实行“愚民政策”的同时,又采取“无为而治”的方针,这里的无为而治是道家的基本思想,也是其修行的基本方法。无为而治的思想首先是由老子提出来的。老子认为天地万物都是由道化生的,而且天地万物的运动变化也遵循道的规律。那么道的规律又是什么呢?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二十五章》)可见,道的最根本规律就是自然,即自然而然、本然。既然道以自然为本,那么对待事物就应该顺其自然,无为而治,让事物按照自身的必然性自由发展,使其处于符合道的自然状态,不对它横加干涉,不以有为去影响事物的自然进程。所以,新疆在此期间社会秩序尚能相安于一时。但自金树仁上台后,引起了民国20~21年的哈密事变。盛世才任督办后,一年多时间里大肆排斥和捕杀异己,制造一个又一个的所谓“阴谋暴动案”。民国初年,袁世凯封哈萨克克烈部落头人艾林为郡王。盛世才时期,艾林郡王的兄弟沙里福汗又当上了该区的行政长和警备司令。从此,克烈部落实力有很大的变化,这引起了力量较弱的乃蛮部落的恐惧和不满。克列部落大部分人居住在阿勒泰,塔城,而乃蛮部落人大部分人居住在伊犁。从民国23年(1934)起,省府在该区实行了一些措施,比如兴办学校、创办报纸、改良草场和畜种等。因为哈萨克族主要是以畜牧业为主,所以这些本应当受到牧民们的欢迎,但是当地的部落头人,生怕由此引起封建统治机器的破坏,从本部落狭隘的利益出发,反对反对这次的改良,并把一切改良措施与盛世才的亲苏政府联系起来,煽动牧民反政府、反苏联。
民国27年(1938),盛世才出动人马,大肆逮捕哈萨克头人,同时又以邀请哈萨克部落头目去乌鲁木齐开会的名义,将20多名部落头目和牧主抓起来,有的被杀害,有的被关进狱中。此等暴行,引起哈萨克族人民的极大愤慨。民国28年(1939)10月,盛世才政府又把准备搬迁到甘肃的胡达巴依、叶尔米克巴依等18人抓进监狱,除几人生还外,其余均死在狱中。新疆省政府与牧民的矛盾日益激化,于是造成了哈萨克离新东迁。
盛世才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就开始担心。为了阻挠哈萨克族的东迁,盛世才作出如下决定:邀请苏联俄罗斯骑兵第八团进驻哈密,以守新疆门户;召集北疆迪化、伊犁、塔城、阿勒泰、巴里坤5个行政区的500多名蒙古族、哈萨克族代表开会,宣布艾里斯汗的罪状;收缴民间枪支;设立哈密专员公署巴里坤办事处,任命阿拜担任副行政长,坐镇巴里坤,实行以哈萨克治哈萨克;以阿拜为首组织宣传队,深入巴里坤城乡宣讲,阻止哈萨克族群众跟随艾里斯汗东迁。
民国24年(1935)秋天,盛世才派阿拜以安抚为名,率领50名侍从来到巴里坤草原,奉行盛世才残酷镇压哈萨克人的反动政策,逼得巴里坤等地3 000多户哈萨克人走投无路,家破人亡,他们不得不一批又一批地背井离乡向东迁移。
2.东迁经过  哈萨克东迁始于1912年.从新疆的镇西、阿勒泰、哈密县迁移到甘肃、青海、新疆三省交界地带的河西走廊。最初只有少数哈萨克族人去甘肃游牧。民国1年新疆巴里坤地区的哈萨克族部落头人通古什巴依和乃孜巴依带领20多户约150多人进入甘肃安西一带游牧,住了两年,因草场纠纷,不能相安,因此又迁回巴里坤。民国8年,沙吾提巴依常驱驼代商人运货入甘肃,逐渐通汉语,认识汉俗:他们发现这里有谁有草,特别适合他们的生活,于是就有了再这地久居之意,派弟其司提还乡,携妻子招8家到这里来,共50人。民国9~10年(1920~1921),阿木尔特、通古什巴依、达吾勒提、托乎塔尔禾加等人,率50户150人到甘肃,在敦煌月儿浑与沙吾提巴依汇合。民国16年(1927),通古什巴依、托乎达尔禾加等人带领哈萨克牧民经马庄山又返回巴里坤定居。在马庄山,哈萨克牧民的大部分牲畜遭匪抢劫。以上几次是自由迁徙,与民国22年(1933)后受盛世才的迫害而逃亡不同。
1933年,新疆发生“四一二”政变,推翻了金树仁的反动统治,盛世才使用权术,被“选”为督办,并迫使南京政府于 8月1日正式认可,窃取了新疆最高军事指挥权,而后权势日增,成为新疆政治舞台上专横一时的风云人物。 盛世才执政伊犁开始,新疆政治形势甚为复杂。就这“四·一二”政变后,盛世才任督办,推行“六大政策”, “六大政策”是研究本世纪三、四十年代新疆历史的一个重要问题。如·河认识三、四十年代的新疆政治局势,从而正确剖析“六大政策”一与盛世才前后态度的变化.一直是新疆史学界所关注的间题。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新疆政治生活中,曾使人耳目一新的“六大政策”即反帝、亲苏、民平、清廉、建设、和平等六方面政策,作为盛世才的施改纲领和政治路线,是在当时错综复杂的政治形势下逐步形成的,是在苏联和共产党人的帮助下制定出来的。民国27年(1938),盛世才在新疆制造“阴谋暴动案”,在各地逮捕许多少数民族上层人士。同时;盛世才又勾结部落头人共同剥削哈萨克牧民。这些暴行引起哈萨克族人民的极大愤慨,有的头人由于本部落在争夺草场的斗争中遭到失败,便以部落和宗教作为号召,率领属民进行大规模的集体迁徙,以此来反抗盛世才的反动统治。民国29年(1940),达列里汗出任承化县副县长不久,就被盛世才急电召至迪化,令他赴甘肃、青海劝说那里的哈萨克族返回新疆。达列里汗虽然对盛世才的政策日益不满,但为了哈萨克族早日返回新疆,还是欣然受命。他与其他6名代表不畏艰险,风尘仆仆赶往甘青两省招抚。代表们详细调查了解各方面情况,并向部落头目和群众发放了布匹、砖茶和救济粮。当代表们听说国民党反动派和军阀马步芳随意杀害哈萨克牧民、抢劫财物等罪行时,义愤填膺。但是,广大牧民对新疆的战乱、残杀记忆犹新,认定盛世才并无诚意,不肯返回新建。

参考书:
《哈萨克族历史与文化》  姜崇仑著     新疆人民出版社
《哈萨克族历史与民俗》  贾合甫.米尔扎汗 著   新疆人民出版社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